滚动新闻:
东方网>>奥运频道>>新闻>>正文 保护视力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赵蕊蕊排球生涯写满遗憾 两次伤病毁了两届奥运

2008年8月23日 14:23

来源:搜狐体育 作者:曾珍 何烃烃 选稿:实习生 王静瑶

  东方网8月23日消息:2008年8月23月,女排在3-1战胜古巴,赢得北京奥运会季军后,与队友和教练相拥庆祝的赵蕊蕊不时的掩面啜泣。这一幕,如同2004年雅典奥运会首战受伤时,她的那抹微笑一样,让人刻骨铭心地伤痛。从99年初露锋芒开始,面容姣好,性格甜美的赵蕊蕊从来都是中国女排的头号代言人,但真正回忆起她的排球生涯,却更多地写满了遗憾。

  出身世家一头奔向排球事业

  1981年10月,赵蕊蕊在南京体院的排球世家出生,父亲赵怀富身高2米,母亲王淑英身高1米86,他们都是排球运动员。出生时,赵蕊蕊就比别的孩子长很多,医院接生的护士更是戏称她为“小郎平”。

  “她天生就是打排球的,”这是赵怀富对女儿的定义,而早在蕊蕊还很小的时候,他就下定了决心,任凭别人如何游说他也不为所动。

  那时,蕊蕊才八个月,有一次跟着爸爸妈妈回东北老家。火车上,旁边座位的一位钢琴老师看到小蕊蕊后兴奋不已。“哇,这小孩的手怎么这么细啊,又长,要是弹钢琴,那简直太棒了。”他拉着蕊蕊的手,翻来覆去地看个不停,迟迟不肯放手。

  赵怀富看见了,没有给予理睬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“我们家没有文艺细胞”便把人给打发了,那时的他,就一心想着让蕊蕊学排球。

  也不知道是遗传还是后天的培养,赵蕊蕊果然对球类项目非常感兴趣,她家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球,乒乓球,皮球,排球。小小的赵蕊蕊在上完幼儿园后,第一件事也不是别的,就是跑到球场上去找爸爸。赵怀富在一旁带队员,蕊蕊也不哭不闹,就自己在垫子上滚来滚去,抱着排球玩。

  女大不中留蕊蕊两进八一队

  在家里,赵蕊蕊排行老二,大姐赵榕榕也是身高臂长,打排球的料。“我这个女儿1米83,手型好,脑子也灵活,打二传肯定不错。”赵怀富介绍说。那时他也很想榕榕去参加排球队,便在家里给大女儿做工作,没成想,老大死活不愿意,却无意被蕊蕊听见了。

  比姐姐小5岁的赵蕊蕊当时正上小学一年级,当时她正在一旁写作业,听到爸爸和姐姐的谈话的谈话后,她突然抬起头来对爸爸说,“爸爸,我去。”赵怀富当时立马一愣,“你小萝卜头,你跑那么远去干什么”不过说归说,那天晚上,爸爸还是找老伴谈话了,觉得蕊蕊这小孩,以后长大可能是留不住。而事实上,在蕊蕊小学毕业后,被送到了八一队,远离家乡,开始了自己的排球生涯。

  “我们原来是想把她送到江苏队的”赵怀富介绍说,不过因为蕊蕊小时候比较皮,看着她从小到大的江苏队教练不太敢接收这么个刺头,另外,蕊蕊的身高的确占据很大的优势,但她的力量不太好,这也是江苏教练没收她的一个原因。

  92年,爸爸带着赵蕊蕊远赴北京的八一队,但两个月后,他就把女儿给带了回来。“如果是一张白纸开始画画,一定要画规范,如果没画规范,时间长了就不好改。”赵怀富说当时八一队的教练班子,自己并不十分满意,与其这样,他宁愿将蕊蕊留在家里。

  回去后,爸爸把蕊蕊带到了江苏省篮球队“其实当时去打篮球,也是为她以后改排球打基础。在那里,可以练练身体素质,灵活性,协调性等,但不会接触到排球技术,等有一个好的教练了,就让蕊蕊去打排球,这也来得及。”

  就这样,在92年到94年的两年时间里,赵蕊蕊一直在江苏省学习和排球完全没有关系的另一项球类运动——篮球。又是两年过去了,到了94年10月,赵爸爸再次带着赵蕊蕊来到八一队,这下,蕊蕊算是真正走上了排球之路。

  严父指导赵蕊蕊初露锋芒

  在八一队最初的那段日子中,赵怀富为了蕊蕊能够成材,可谓费尽心思,一年要跑北京好几次。“一方面是为了看看她,另一方面,主要的是看看她的技术动作学得怎么样,然后改一改,动作不能学坏,学坏要改就难了,一般一个动作两三个月,就得看看,到了半年再过来,她的动作已经定型,要改也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  这样来回奔波的生活,赵怀富一直持续了6年“六年啊,在那几年我和她妈妈的工资都扑在行程上了,家里已经没有一点积蓄”。不过赵怀富从来不后悔自己的决定,他说只要蕊蕊出成绩,自己就心满意足。

  然而,和一般极富天赋的运动员不同,赵蕊蕊的排球之路走得非常踏实,从二队到一队,她花了差不多三年时间。

  “其实进二队一年,一队的主教练就想把蕊蕊调上去,是我,坚决没有同意。”回想当初,赵怀富如今还是异常坚持。那年一队主教练林渝廷去选材,一眼看中身高臂长,协调性和球感都非常不错的赵蕊蕊,想把她调上去跟着大队员打比赛。这下可把赵爸爸急坏了,他立即去找主教练。

  “老林,我问你,你现在把蕊蕊调上去,让不让她上场?”“现在还不可能让她上场”“那就是了,你现在又不给她上场,成天带她到处跑,训练也不系统,几年一跑就完了。基础是在二队打的,这人也跑不了,还是你的人,等时机成熟了再把她调上去吧。”两个大人之间的对话,蕊蕊并不了解,不过,那次,她还是被强行留在了二队。直到1997年,赵蕊蕊首次被一队征调去哈萨克斯坦打了场比赛,那以后,她便再没有回到二队。

  1999年,赵蕊蕊开始代表八一队出征国内联赛,那时她的位置时接应二传。“这孩子还能打接应二传吗?”当时看她比赛,妈妈还有些不放心,但事实证明是金子总会发光,在联赛结束后,当时的国家队主教练胡进将这个身高1米97的排球美女召进了国家队。

  伤病困扰两届奥运皆成遗憾

  其实在进入国家队前,赵蕊蕊便受了重伤。1998年夏天,八一队在秦皇岛集训,当时蕊蕊正在做防守训练,场上汗水留得太多,她一不留神滑倒在地,右膝半月板严重受伤。一年后,在国家队备战的关键时期,她再次伤到右膝,而这次伤势要重得多,半月板完全撕裂,年仅19岁的赵蕊蕊也因此缺席了随后不久的悉尼奥运会。

  当然,事后也有人说那次蕊蕊的缺席并不仅仅是伤病的原因,更多是当时女排内部权利争斗的牺牲品。不过无论如何,对于只有19岁的赵蕊蕊来说,缺席仅仅是“可惜”,因为她知道自己还年轻,四年以后,她肯定会成长队中的主力,带领中国女排拿到冠军。

  “我的愿望是要做一名排球运动员,成为奥运冠军”小小的赵蕊蕊站在讲台上,面对着下面众多的小朋友,用稚嫩地声音宣读着,这是小学班上的演讲课,那时的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正变得清晰起来。雅典开赛的前一年,赵蕊蕊的状态只能用势不可挡来形容,2003年,她帮助中国女排获得大奖赛冠军,亚锦赛冠军以及世界杯冠军,而在那届世界杯上,赵蕊蕊的扣球排名第一,拦网排名第二。

  然而,天总是不随人愿,它给了你一次微笑的机会,只是为了让你更加痛苦。2004年3月26日,魔鬼再一次将它恶毒的双手伸向无辜的女孩。

  当时,正在漳州集训的赵蕊蕊和平常一样练习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拦网动作,突然,她听到身体内发出一声异响,痛得全身哆嗦的她禁不住放声大哭起来,旁边的一些队员甚至也吓得哭了起来,蕊蕊随后被迅速送往医院。

  晚上十点多,领队拨通了赵怀富的电话,爸爸只问了三个问题“是不是粉碎性骨折”“有没有开放”“有没有伤到神经”,当知道三个答案都是否定的时候,他只轻轻说了声,“好,这是不幸中的大幸。”

  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不是简单的骨膜炎,去参加劳伦斯颁奖的时候,我还看了她的腿,从疼痛的部位以及情况来看,当时她的腿伤就比较严重。”赵怀富关照女儿赶紧去检查。后来赵蕊蕊也去拍了片,证实她的腿部骨皮质已经完全断裂。只是当时去医院拿了片子后,队医并没有将这一情况报告给教练,最终导致了训练中的惨剧。

  在医院里,赵蕊蕊哭成了泪人,主教练陈忠和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他作出承诺,“只要你能走路,我就带你去奥运会”。为此,赵蕊蕊也显出了超人的意志。在医院的第二天,她便开始了上肢锻炼,“我一定争取去,悉尼已经遗憾一次了,这次我不能再有遗憾。”

  经过不到5个月的恢复,蕊蕊奇迹般地搭上了飞往雅典的飞机,那是她向往已久的一刻,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。

  2004年8月14日,中国女排首场小组赛对阵美国女排的比赛,赵蕊蕊出乎意料地出现在首发阵容中。“当时我们都在家看电视,当时就觉得坏了”。赵怀富回忆着当时的情况。结果在开赛不到三分钟的时候,赵蕊蕊2号位完成一个背飞动作时再次受伤下场。

  被抬上救护车的一刻,赵蕊蕊一如既往地微笑着,为身旁的一个朋友擦去眼泪。“我很清醒地知道,下面的比赛参加不了了。但比赛还要继续,我不能影响队友们的情绪,所以我忍住了不哭。”然而,在回到寝室,只剩下蕊蕊一个人的时候,眼泪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。此后的15天,对于赵蕊蕊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,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度过的,其中的苦也只有她自己去品味。

  为了不让队友担心,她尽量不去赛场,直到最后的决赛。“那场比赛,一开始看得我手脚发冷,到后来就知道给队友忘情加油了。”赵蕊蕊告诉领队,一定要在她跳起来之前拽住自己,以免伤腿承受不住,但最后,在中国队赢下比赛的时候她还是激动地几乎一跃而起。之后,赵蕊蕊与队友一起手牵手登上冠军领奖台,站在最高的奖台上,她微笑着,心理却像是打到了什么,五味杂陈。

  术后重生只为奥运梦想

  雅典回来后,赵蕊蕊进入到漫长的伤病恢复期。她远离了赛场,远离了人们的视线。因为伤病的原因,她的复出时间一推再推,时间已经悄然走到2007年,又一届奥运会即将开始的时候,院方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,赵蕊蕊只得远赴美国进行康复治疗。

  但这一检查不要紧,美国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必须重新做手术。听到这个消息,蕊蕊爸爸立即不同意了,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孩子再遭受折磨,便要劝蕊蕊放弃,排管中心虽说让赵蕊蕊自己拿主意,但陈忠和,郎平以及赖亚文等众多人都劝说赵蕊蕊希望她能接受手术,参加北京奥运会。

  两天后,经历了多次磨难的赵蕊蕊还是决定了,做。“我决定了,马上就上手术台,你给我祝福吧”手术前,她给老爸发了唯一一条短信。

  2008年1月1日,这个新年伊始的时刻,新一届女排再次集结,在阔别老朋友如此长时间后,赵蕊蕊再次回到这个熟悉的场地。2月24日,她在更是在离开赛场1430天后,重新回归,参加了当天晚上对阵劲敌古巴的比赛。热身赛上,赵蕊蕊每打一个球,都发泄般地大叫。压抑了太久,爆发才会显得越加猛烈。

  如今的赵蕊蕊,球衣号码已由从前的8号变成9号,她副攻的位置也出现了薛明、徐云丽等新人。不过对于赵蕊蕊来说,如此多的大风大浪都挺了过来,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小不过的小事。“其实9号挺好的,在拿到新号码时爸爸还挺高兴,因为他年轻打球的时候就穿9号球衣。”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,在因伤沉寂多年后的赵蕊蕊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,这时的她,已经27岁,在经过如此多坎坷,和克服坎坷的过程,她变得比从前更加成熟了。虽然赵蕊蕊没能成为中国女排的救星,也没有给陈忠和带来幸运,中国女排没能晋级决赛。但是她们最终还是艰苦地战胜了小组赛中曾你转过自己的古巴队,生活还要继续,我们祝福这个曾经历磨难依旧不改初衷的女孩子!

点击查看北京奥运金牌榜

参加“亿万网友祝福北京奥运作品大赛”,为奥运会留言

登陆东方网奥运频道,奥运新闻一网打尽。

东方彩信手机报,一天数十条精华新闻图文并茂,5元/月,每日早晚一份,订阅方法:发送A到10658258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