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东方网>>奥运频道>>新闻>>正文 保护视力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中国女子柔道大级别 谁也推不倒的万里长城

2008年8月16日 08:42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选稿:曹惠良

  “我前年去日本,听日本柔道协会的人说,如果这次北京奥运会她们拿不到这枚金牌,日本柔道协会将停止这个级别的训练。”佟文的主管教练吴卫凤激动地说,“日本人曾经说中国的女子大级别是推不倒的万里长城,事实就是这样!”

  15日的女子柔道78公斤以上级决赛开始之前,佟文对吴卫凤说:“大明姐上届丢了金牌,被眆田捡了个大便宜,这次是在咱北京开奥运会,我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把金牌拿走了。”

  大明姐丢的那块金牌,是在4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上,当时老帅刘永福带着孙福明直奔金牌而去,但百密一疏,半决赛中被古巴选手“一本”偷袭得手,几秒钟的时间让师徒俩4年的努力付之东流。

  “竞技体育就是那么残酷。”刘永福已经不愿再回忆4年前的失利,他的新弟子杨秀丽昨天刚刚在78公斤级的比赛中为师姐报了仇,加固了“万里长城”。今天,佟文又在78公斤以上级的决赛中为长城添砖加瓦,捍卫着女柔大级别不容侵犯的尊严。

  “眆田真希在日本大概有10个陪练,只为在北京奥运会上再次战胜我们。”吴卫凤说,“就算是在我们这种体制下,都不会有这么多的人为一个级别的一个人陪练,日本人能做到这一点,确实是对这块金牌志在必得。”

  但中国女柔大级别很少让国人失望过,1992年巴塞罗那的庄晓岩、1996年亚特兰大的孙福明、2000年悉尼的袁华和唐琳,3届奥运会斩获4枚金牌。除了2004年孙福明“大意失荆州”,中国女柔大级别几乎无懈可击。

  举摔柔中心柔道部部长熊凤山说:“从平时训练的质量和她们在这次奥运会上的表现来看,我们女柔大级别的优势还会保持很长时间。杨秀丽赢的是古巴人,佟文赢的是日本人,这两个国家的选手也就是我们最主要的对手。她们想赢我们很难,技术、战术都要发挥得特别好,还要抓住我们的失误。”

  事实证明,古巴的拉波德和日本的眆田真希,也只是能给中国女柔大级别两个项目带来威胁,虽然78公斤级的拉波德在2007年还拿过世锦赛冠军,但中国女柔大级别阵容并不单薄。

  “大级别中我们还有袁华、刘欢缘、刘霞,以她们的实力,在国际赛场上也是夺冠大热门。”中国女子柔道队总教练傅国义说,“对任何一个能和我们对抗的选手,我们都有针对性的研究和对策,现在的情况是别人都在研究我们,想学我们在大级别上的绝招儿。”

  中国女子柔道大级别的独门绝技是“散手摔”,年轻时练过摔跤的老帅刘永福说:“我们把摔跤的一些东西加在柔道里,这个东西,不练摔跤学不走。”

  “散手摔”对队员的手脚协调有很高的要求,刘永福当初教队员理解这项技术费了大劲——从传统文化到实战训练。20年下来,结合了摔跤和柔道的“散手摔”已成了中国女柔大级别的看家法宝。

  “中国跤的特点是讲究借力打力,使巧劲儿。躺下去,就是日本柔道,站起来,就是中国跤。”刘永福说,“咱们的大级别为什么能长盛不衰?因为我们不光是学别人,这里面还有很多我们自己的东西。”

  结合了中国跤的特点,中国女柔大级别几乎垄断了国际赛场,而这还不足以让柔道队满意,熊凤山说:“我们很注意技术方面的创新,不断让队员接受新的东西。”

  所谓新的东西,有一个很好的例子:“爬技”。通俗点儿说,“爬技”就是逃命的本事,而最大级别的佟文可能是队里对这一技术掌握得最好的队员。

  如果按照地域划分,女柔大级别可以简单分成刘永福的“辽宁帮”和吴卫凤的“天津派”,但刘永福从没想过私藏绝技,“散手摔”早就是队里的共享资源。

  “柔道要讲究道,我们的道就是要想着国家,国家利益是第一位的。”刘永福说,“我告诉队员,为了国家要有牺牲一切的精神。”

  今年6月,刘永福度过了自己的60岁生日,虽然对他来说,奥运会金牌并不新鲜,但北京奥运会意义非凡,老帅为了专心备战,甚至戒了酒。而刚刚40岁出头的吴卫凤,也为备战北京奥运会费尽心思。

  “我1994年从安徽到了天津,一直梦想着得一枚奥运会金牌。”吴卫凤说,“我当运动员的时候没能实现愿望,所以就希望我的弟子能帮我圆梦。”

  作为与庄晓岩同时代的柔道运动员,吴卫凤只是在做了教练以后才能分享弟子的奥运荣誉,而她和老帅刘永福一起构筑起来的女柔大级别“万里长城”,也是中国柔道队最大的财富。

  “中国柔道队从来不担心女柔大级别项目,我们是世界上最强的。”熊凤山说,“我希望中小级别也能有所突破,这样才能实现中国柔道队的全面发展。”

点击查看北京奥运金牌榜

参加“亿万网友祝福北京奥运作品大赛”,为奥运会留言

登陆东方网奥运频道,奥运新闻一网打尽。

东方彩信手机报,一天数十条精华新闻图文并茂,5元/月,每日早晚一份,订阅方法:发送A到10658258。